父爱如禅

  那一天的情景,在我困倦、懈怠的时候,在 的午夜,如电影中的慢镜头,清晰地浮现在面前……

  1991年秋天, 重生报到的日子。清早4点钟, 轻轻唤醒我说他要走了。我懵懂着爬起家,别的重生都在甜美地酣睡着,此刻他们心里该是怎么样一个 而 的 啊!而我因为心脏病,学校对峙必须经过医院专家组的严正体检方能接受。前途未卜,世路茫茫,一种被整个世界抛弃了的 包围着我,心里是一片荒芜与凄苦。待了许久,我说,你不能等我体检后再归去吗?话里带着哭腔。父亲抽出支烟,却怎么也点不着。我说你拿倒了,父亲苦笑,从头点燃,狠狠吸了两口。我遽然发明地下一堆烟头,才晓得半夜冻醒时那闪闪灭灭的烟头不是梦境,父亲大概一夜未睡吧!

   。同学们一片鼾声。

  “你晓得的,我工作忙。”父亲拿烟的手有些发抖,一脸的惭愧
,“我不7地利间陪你等专家组的。”

  又缄默了好久,烟烧到了尽头,父亲却浑然不觉。我说你走吧,我送送你。

  父亲在前,我在后,谁也不谈话,下楼梯的时候,明亮灯光下父亲头上的白发赫然刺痛了我的眼睛。一夜之间,父亲苍老了许多。

  白天热烈的都会此时一片冷僻,路上一个行人也不,只有我们父子俩。一些不知名的虫子躲在角落里哀怨地怪叫着。

  到了十字路口,父亲遽然站住,回过头仔细看了我一眼, 地一笑,又轻轻地拍了拍我的肩头:“没什么事的,你归去吧!”而后转过身走了。

  我大脑里一片茫然,只是呆呆地看着他一步步拜别,起劲地捕获着昏黄路灯下父亲的身影。我 父亲再回一下头,再看看未曾 他半步、他最喜爱的儿子。却只看见父亲的脚步有些犹疑,有些踉蹡,以至有一霎那,父亲停了一下,然而顽强的父亲始终再没转过身。又不知过了多久,我才发明父亲早已在我的视线里消失,转身归去的一瞬间,泪水遽然夺眶而出。

  7日后体检顺利经由过程,我兴奋地打电话告诉父亲,父亲却淡淡地说:“那是一定的。”

  只是后来 凄然地告诉我,在 体检的那些日子里,常日闻风而动、老练的父亲一下子变得婆婆 起来,半夜里会遽然惊醒大呼着我的乳名,用饭时会猛然问母亲我在阿谁都会里是否水土不服,每天坐在电视机前目不斜视
地看我所在都会的天气预报……听着听着,我的泪又出来了……

  这些事父亲不提起过,我也从没自动问及过。我大白,人世间的 与灾难,有些是不能用语言交换
的,即即是父子之间。 如禅,方便问,方便说,只能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