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父亲在病房过年

   陪在病房过年

   世界和平

   当许多人利用春节小长假携家带口旅游祖国名山大川或出境旅游的时分;当千家万户张灯结彩,家人团圆
,喜迎新春的时分,我却在老家县城一病院病房里,伴随病重的父亲,渡过了一个既揪心又的羊年春节。

   年近85的父亲,10多年前就患有慢性肺气肿,跟着岁数的增进,病情逐年加重。每一年冬天是父亲最的季节。伴随他多年的老毛病每一年定期
复发,住院就诊少则一个星期,多则十天半月。往年,父亲发病一般在冬月底或腊月上中旬,从不在春节期间发病住院。一个多月前,父亲的老病已复发一次,我还请假赶回老家陪护了几天,满以为他老人家可以平安渡过这个冬天了。没料到腊月27的上午,二弟和小妹别离复电垂危:父亲昨夜老病再次复发,在县病院重症监护室挽救。

   我和只好暂时改变原定的节日支配,急匆匆地赶回老家。经医护人员一夜全力挽救,父亲已化险为夷,从重症监护室转入普通病房接续就诊。看到被折腾了一彻夜的弟妹们,一个个疲惫不堪,作为兄长我自动提出夜间陪护由我负责,妻子则担当起了买菜烧饭的重任。

   节日的夜晚,小县城夜空,礼花朵朵,鞭炮声不竭,千家万户张灯结彩,亲人团圆
,欢欣鼓舞。我却在县病院病房大楼的一间病室里,陪护着病重的父亲,时而给他喂几口温开水,时而给他捶捶背,用热水给他洗洗脸擦擦身。父亲下巴的胡须长了,我小心亦亦地为他修剪。因为肺部沾染严重,父亲呼吸不顺畅,咳喘不停,不时呻吟,一夜展转难眠。看到当年硬朗的父亲,如今被病魔熬煎得这么舒服,我如焚。我想代他受苦,可恨自己无回天之力,没法缓解他老人家的病痛,只能轻声劝慰,做一些诸如喂水、擦身、捶背之类小事,以绵薄之力,尽点孝心而已。我在病房连续陪护了两个早晨,可以说是两夜未眠,亲身体会到了当伴随的艰辛。

   在我这个兄长的带动下,大年初一从江苏徐州飞回来离去离去离去的三弟,当天早晨就自动到病房陪护父亲,第二天早晨接续坚守,也是两夜彻夜未眠。在下乡上坟烧纸时,我见三弟两眼红肿,哈欠不竭,问他行不行,他连称没事,还对我说:“我远居异地他乡,可贵回来离去离去离去贡献,平时都是你们几个哥姐顾问父母,这次就让我好好尽孝一次吧!”三弟说到做到,就在他探亲假期结束,临走前他又执意去病房陪护父亲一夜。

  两个妹夫也不甘落后,争抢着到病房伴随父亲。其中大妹夫在夜间陪护中,因帮父亲翻身不慎闪了腰,搞得自己也躺在病床上打点滴。即便
如许,还让儿子代他陪护了一夜。这种争着当陪护、各人尽孝的家风,让我不已。

   这次我家展示出的质朴家风,我想应该是父母言传身教的了局。父亲三岁丧母,虽然一生倍受艰辛干瘦,也曾受后母虐待,但他有一颗菩萨心肠,不仅是一个无情有义、乐于施舍的人,而且是一个不计前嫌、深明大义的逆子。父亲除了贡献我、两个后祖母之外,还对其叔爷、兄长关爱有加。父亲的么叔么婶,膝下无子女,在上世纪六十年代灾荒年月病死后,是父亲一手筹办

苍穹其后事,将二老入土为安。父亲的哥嫂,即我们的大爹大妈,虽然膝下有一女,但远嫁他乡,家道难题。大爹大妈年纪大了,不能自食其力,是父亲出面协调,多方奔走,将二老联络到镇上敬老院。因生产队只愿承担一人的口粮,另一人的口粮款,父亲则让我们5兄妹分担了10多年。大爹大妈别离活了80多岁才病故,又是父亲牵头,让我们兄妹5人作为逆子,前后为二老守灵,送山入土。

  父亲的无声行动,胜过严格的家教,在父亲耳濡目染下,我们懂得了和贡献的真正内涵,明白了怎样和为人处事。所以,当家里一有急难险情,特别是这次父亲病重住院,弟妹们义不容辞、勇于担责、争献孝心的表示,就是父母带出良好家风的一个很好诠释。

   在我们几兄妹的眼里,父亲是一位铮铮硬汉,虽历经崎岖磨练,曾经受过许多冤枉,都可贵见他掉过。然而,父亲在这次住院治疗期间,有两个场面让他百感交集

   那是正月初一的下昼,我和三弟两家人到病房探访。原本今年春节不打算回来离去离去离去的三弟一家三口突然出现在父亲眼前
,让父亲感到有些不测:“你们一家大老远的怎样也赶回来离去离去离去啦!”。 更让父亲欣喜的是,当我儿子携新媳妇站在到他病床旁,连声呼喊“爷爷”,并握着他的手不停地劝慰。连日被病魔熬煎得孱羸不堪的父亲,突然精神焕发,显露多日不见的,久久拉着我儿子的手连声说:“孙子终于回来离去离去离去看我啦!” 说着两行热泪缓缓从眼角流了进去。我赶忙上前,一边帮他擦拭泪水,一边轻声劝慰:爸,不要激昂,放心养病。你的孙子孙媳今后会常回来离去离去离去看你!

   我明白父亲如此激昂的原由。因为我儿子是他仅有的孙子。他对这个孙子关爱备至,寄予厚望。可儿子是警察,因其职业特殊,过年过节常常
最忙,不是轮到他值班备勤,就是有紧急任务加班,已有好几年不回来离去离去离去探访他老人家啦。今年赶巧了,儿子所在单位前不久被调整并入另一个单位,春节“小长假”前四天也不轮到他值班备勤。得悉爷爷病重住院,懂事的儿子便坚决果断地带着新媳妇回老家探访爷爷。当躺在病榻上的父亲看到多年未回的孙子带着新媳妇突然出现在他眼前
,怎不让他老人家激昂万分,百感交集

   正月初二早晨,我们兄妹5家人在一餐馆聚餐后,一起到病院病房探访父亲。今年春节是十几年来百口人回来离去离去离去得最齐的一次。远在江苏事情居家的三弟一家三口回来离去离去离去了;历年春节总是出席的我儿子,这次也打破常态带着新媳妇回来离去离去离去了;二弟和小妹的都各自带回了;大妹的四个子女,已有两个“千金”结婚成家,并都生男育女,另有一对“龙凤双胞胎”已长大成人,也成双结对地凯旋归来。兄妹5家人悉数到齐,加之父母双亲,百口四代同堂共有31人。

   当一各人人走进父亲下榻的病室,里三层外三层地围站在父亲病床前,嘘寒问暖,何等。更无味的是,大妹几个月大的外孙和外孙女,被两个侄女各自抱着站在父亲病床上,两个“小精灵”手舞足蹈,不停地蹦跳,并收回一串串欢快的笑声,把满屋的人逗得笑声朗朗。这时,我看到躺在病床上的父亲,脸上显露了欣喜愁容

效用,两眼角再次流出一串热泪……

   我理解此时此刻父亲的。父亲一向喜好闹热,尤其是过年过节,百口人团圆
,儿孙绕膝的天伦之乐,是他老人家的最大奢望,照一张百口福,也是他老人家的多年宿愿。很,近15年来,每一年春节家人团圆
时,因为各种缘由,不是这个回不来,就是那个到不了,百口人很难到齐,所以百口福照片也一直不拍成。

   父亲不想到羊年春节,他却在病院病房里渡过,更不想到今年春节百口人回来离去离去离去得这么齐。当看到一家四代人羊年春节欢聚在一起,他老人家怎不由衷激昂。与此同时,他也想到大过年的,让一家老小因他而团圆
在病房,这是是他十分不情愿的。他自怨自责:“是我拖累你们,让百口人都过不好年!”我赶忙上前劝他:爸,不要如许说。看见了吧,您养育了这么多后代,四代同堂,人丁兴旺,好有福气。各人都关爱您,都来探访您,您放心养病,早日康复。请您和妈想信,有这么多儿孙伴随赐顾帮衬,您们二老福如东海,安康长寿,晚年会愈加幸运美满!

   我叫侄女从速用手机拍个百口福,可病房狭窄,人多站不开,加之灯光太暗,侄女摆开架势拍了几次,了局都未将百口人拍进镜头。好不遗憾!看来,这次百口福照又失了,只好等来年春节他老人家的宿愿了。

  飞逝。转眼间,春节假期结束了,在外肄业打拼的人又纷纭老家,各奔东西。正月初七这天清早,我将三弟一家送到机场后,也回单位上班了。可父亲还未齐全康复,仍住在病院病房,只好将顾问和陪护父亲的担子留给在老家的弟妹们。我为之惭愧
,但又忘八,谁叫我也是一个在外流浪的“上班族”呢。哎!我只好以“忠孝不能两全”来为自己开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