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我的爷爷奶奶

  2017-04-05 我爱我的

   我从记事时起,我爸就在每一年清明时都骑自行车带我去给我的太爷太奶上坟,后来同时给爷爷奶奶上坟。我深知没有太爷太奶就没有…

母亲的母亲

  两个。

  一个是我听来的。

  ,,婴儿,都坐在阳光融融的阳台上。是怎么出了疏忽,婴儿直坠下楼。小母亲大叫一声,油然而生想扑出阳台外接…

女儿的礼盒

一个惩罚了自己5岁的,由于她把一整卷优美而昂贵的包装纸剪坏了,是那种很少见的金色。当看到女儿用这卷包装纸包好的礼品盒放在圣诞树底下时,想起家里极不稳定的支出,这位母亲越发朝气了。不…

最心酸的秘密 – 程青衣

文/ 程青衣
  楼下的简略单纯房里住着父子俩,这间简略单纯房是临时建造,指不定何时就要拆了,门窗不严不说,房子还极破,也没有床,惟独两个铺盖卷。我每次回家,都要经由这间简略…

父爱如禅

  那一天的情景,在我困倦、懈怠的时候,在 的午夜,如电影中的慢镜头,清晰地浮现在面前……

  1991年秋天, 重生报到的日子。清早4点钟, 轻轻唤醒我说他要走了。我懵懂…

妈妈的银发――我的书签

  时间如水,年华易逝,似水流年淡去我们多少,却一直不改我们对的绵绵。莺归燕去,春去夏来,容颜渐老,青丝似雪。儿女在一天天长大,母亲却在一天天衰老。――题记

 …

母亲的门牙

  已年过花甲,只是她的“精干”,让我常常忽略这个现实。或者基于压力,或者压根儿就是一种托辞,早过而立之年的我,母亲那宽阔的胸襟依旧是我诉说衷肠的最好地方。嘴馋了,撒娇的告诉给母亲…

不养儿不知父母恩

  我考上了沈阳的,去送我。在车站,火车都快开了,父亲又挤到我身边,叮嘱我:“有就出来转转,找找你姐,要是遇上了,就告诉她,爸不阻拦她了,她要是,就和那人成婚,只要她能常回来看看我…

还记得

  还记得

  还记得

  在我的婚礼上

  你饮酒喝的红红的脸

  还有那淡淡的笑